MBA仍是咨询业的首要选择

  谷歌(Google)、Facebook和亚马逊(Amazon)或许抢占了更多头条新闻,但根据最新的MBA就业统计,咨询公司依然是最大的招聘者,从顶级商学院抢走了最多MBA学员。

  在MBA学员对科技企业兴趣激增的同时,咨询公司,尤其是“三巨头”麦肯锡(McKinsey)、波士顿咨询集团(BCG)和贝恩(Bain & Co)吸引力不减,是以金融业和银行业为代价的,后两个行业仍在从衰退中复苏。

  最近的调查似乎表明,在毕业后进入咨询业的MBA学员中,仅有三分之一的人在6至8年后依然在该领域工作。然而,MBA学员依然觉得咨询公司高达每年14.5万美元的起薪和快速的职业发展很有吸引力。

  话虽如此,一些观察人士担忧,现在咨询业的影响力太大,以至于可能影响商学院为该行业的需求服务。

  在报告2015届MBA班就业统计的商校中,芝加哥大学(University of Chicago)布斯商学院(Booth School of Business)表示,咨询业招募了其32%的MBA学员,比去年上升了4个百分点,在学员就业去向中,咨询业首次接近打败金融服务业。

  2015年,咨询业连续第二年成为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(Tuck School of Business at Dartmouth) MBA学员的头号去处。该校超过三分之一的MBA学员进入了咨询业,仅“三巨头”就夺走了18%的学员。

  “过去几年,塔克商学院大约有五分之一的毕业生进入咨询三巨头工作,当前这一轮招聘看来将延续这一趋势,”该校职业发展副主任、2007年从塔克商学院毕业后也曾在麦肯锡就职的斯蒂芬•皮金(Stephen Pidgeon)表示。“咨询业很符合MBA学员的兴趣,这个行业寻找的是身具多种软硬技能、有求知欲的人——顶级商学院是寻找大量这类人群的最佳地点之一。”

  在整个金融危机期间,哈佛商学院(Harvard Business School)进入咨询业的MBA学员比例稳定在四分之一。咨询业对MBA学员的吸引力不仅限于美国。欧洲工商管理学院(Insead)报告称,咨询公司雇佣了其2014届1011名MBA毕业生中的41%,咨询三巨头雇佣其学员的比例超过四分之一。

  历史似乎表明,在咨询业的早期,这种做法是该行业公司的战略:它们需要商学院帮助这一新兴行业得到承认。现在,咨询业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招聘。卡迪夫大学商学院(Cardiff Business School)高级讲师乔•奥马霍尼(Joe O’Mahoney)表示,格勒诺布尔高等商学院(Grenoble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)和卡迪夫大学商学院等几所欧洲商学院现在都提供咨询业课程模块。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学院(UCD)迈克尔•斯墨菲特商业研究生院(Michael Smurfit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)提供管理咨询理学硕士课程,而兰卡斯特大学管理学院(Lancaster University Management School)则邀请埃森哲(Accenture)的咨询师为该校的一个理学硕士课程授课。

  然而,布里斯托大学(Bristol University)管理学教授安德鲁•斯特迪(Andrew Sturdy)表示,就算咨询服务成为MBA教学大纲的一部分,好的商学院学者不怕对它们进行严肃的评判。“即使是最优秀的咨询公司,在兜售理念时依赖的都是关联性而非因果关系,”他说,“任何研究方法课都会冒出这个难题。”斯特迪教授主张,咨询公司能够通过谈论更多实用案例给MBA学习做出更多贡献,但他认为,咨询公司会因为它们需要只和成功联系在一起而受到阻碍。

  顶尖咨询公司相信,它们和商校的关系是双赢的,但它们的招聘主管在介绍目前的招聘需求时,也热衷于强调它们的未来。“我们希望MBA学员学习更多有关组织动力学和决策科学的内容,”波士顿咨询集团全球招聘主管梅尔•沃尔夫冈(Mel Wolfgang)解释道,“这能帮助客户吸收我们所做的工作,改善客户的决策。”

  麦肯锡全球招聘总监布赖恩•罗尔夫斯(Brian Rolfes)表示,客户业务正不断扩展,超越传统的战略咨询,进入实施、重组、改造和数字化。“客户也在寻找拥有更专业化的经验的人,因此既拥有MBA学位又拥有某些职能或行业的经验空前重要,”他说。

  麦肯锡和哈佛商学院的互利最为明显——两者的关系如此密切,以至于马丁•基恩(Martin Kihn)在他有关咨询业的有争议著作《谎言屋》(House of Lies)中发明了一个词“McHarvard”。麦肯锡通过其案例分析法帮助提升了哈佛商学院的MBA,建立了其在课堂之外现实世界的声望。麦肯锡现在依然使用基于案例的面试来招聘MBA毕业生。“案例分析法使学生从早期就养成一种咨询业的思维方式,”布里斯托大学的斯特迪教授表示,“哈佛商学院在麦肯锡的公开支持下开创了这种方法。”

  达夫•麦克唐纳(Duff McDonald)在其未经授权的麦肯锡传记《麦肯锡的故事》(The Firm)中写道,当时任哈佛校长德里克•博克(Derek Bok)在1979年提议抛弃案例分析法时,时任麦肯锡首席执行官马尔温•鲍尔(Marvin Bower)写了一份52页的反驳书。该提案遭到废弃。结果,哈佛成了麦肯锡未来咨询师的孵化器,让他们早在为其工作之前就了解这家公司。

  麦肯锡成为首家专注于雇佣商校精英的咨询公司,优先考虑年轻和潜力,理由是年轻人的头脑具有更大可塑性——在哈佛商学院,这些精英指的是成绩处于每个班级前5%的贝克学者(Baker Scholar)。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,每5个麦肯锡咨询师中至少有两人上过哈佛。“波士顿咨询集团在上世纪60和70年代开始和麦肯锡争夺人才,使雇佣顶级商校人才的做法真正起飞,”著有《战略之王》(Lords of Strategy)的商业记者沃尔特•基切尔(Walter Kiechel)表示,“而商校也必须向这些公司输送毕业生,以展示自己的成功。”

  近年来,咨询三巨头拓宽了人才搜索范围,纳入了更广泛的商校,但大部分新晋员工都来自精英商校:哈佛商学院,耶鲁大学管理学院(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),凯洛格管理学院(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),杜克大学(Duke University)福库商学院(Fuqua School of Business),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(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),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,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(Michigan Ross),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(MIT Sloan),塔克商学院,弗吉尼亚大学(University of Virginia)达顿商学院(Darden school of business),伦敦商学院(London Business School)和欧洲工商管理学院。作为顶级的雇主,它们在一些商校占强势地位(一些人可能会说霸主地位)。“比起其他许多雇主,咨询公司能够使用更多资源,”斯特迪教授表示,“商学院并不总能有效地规范这一点,(这)可能会挤掉其他的选择。”

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,纯个人收藏,无商业用途,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