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去病与马云: MBA教育真有用吗?

  商业评论按:

  把霍去病、马云与MBA搁在一起,乍看起来就是无厘头的混搭,其实不然,三者还真有关联。霍去病和马云这两位主儿,要是生活在同一个时代,八成是会相互欣赏的。这不仅仅是因为两人都是极有天赋之人,更重要的是他们都对通过正规教育来培养管理能力颇不以为然。

  霍去病之名,可谓妇孺皆知。这位汉武帝时期的名将,17岁起即以骠姚校尉的身份随大将军卫青出征,屡屡以长途奔袭的手段大破匈奴,尤其是经过漠北一战——“匈奴远遁,漠南无王庭”—— 一改中原王朝长期以来在与匈奴对抗中的守势状态。后人评价他“转战万里,无向不克,声威功烈震于天下,虽古之名将无以过之”。

  对于这样一位天才级别的年轻将领,汉武帝自然十分器重。或许是因为霍去病少年征战,无暇读书,武帝想进一步培养他,便要教他学习孙吴兵法。没想到霍去病却说了一句霸气十足的话:“顾方略何如耳,不至学古兵法。”意思是,打仗看的是方略高明不高明而已,不必非得学古兵法吧?

  对这句话,马云想必一定会非常认同的。因为这句话换成今天商业的语言就是:做企业这行当,就看经营能力的高低好了,干吗非要读MBA啊!

  马云几乎从不掩饰自己对MBA的“不屑”。据说他曾经公开表示,公司中95%的MBA高管都是不好的,不管这些人是毕业于哈佛、斯坦福还是国内名校。在前不久的某个场合,马云更是不无尖刻地说:那些本来还算聪明的员工,一读MBA就变傻了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:兵法和MBA这对难兄难弟,到底是有用,还是没用呢?

  我们还是从兵法说起吧。北宋有位兵学家叫何去非,他在《何博士备论》一书中,对霍去病不学兵法这段公案,早有一段精妙的点评,我们不妨引用来看。他说:

  “兵未尝不出于法,而法未尝能尽于兵。以其必出于法,故人不可以不学。然法之所得而传者,其粗也。以其不尽于兵,故人不可以专守。盖法之无得而传者,其妙也。法有定论,而兵无常形。一日之内,一阵之间,离合取舍,其变无穷,一移踵、瞬目,而兵形易矣。守一定之书,而应无穷之敌,则胜负之数戾矣。是以古之善为兵者,不以法为守,而以法为用。常能缘法而生法,与夫离法而合法。”

  这段文字,翻译成今天的白话大致是这样的:用兵之道都可以从兵法中找到根据,但现成的兵法不可能穷尽所有的用兵之道。因为兵法可以解释用兵之道,所以人们不可以不学兵法。但兵法所能表达出来的,只是用兵的一般原则。因为兵法并没有穷尽用兵之道,所以人们不可以拘泥于兵法的教条。因为兵法没有办法表达出来的,反而正是用兵的精妙之处。兵法总是有固定的结论,作战却没有不变的态势。一天之内,一阵之间,分散、集中、攻取、放弃,变化无穷,往往是一移步、一眨眼,作战的态势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拘泥于兵书的教条,来应付不断变化的敌情,胜利也会变为失败。所以真正善于用兵的人,不是死守兵法的原则,而是以兵法为我所用。他们常常能够根据已有的兵法发展出新的兵法,往往表面上违背了兵法,却在更高的层次上契合了兵法。

  这段话,把兵法的价值与局限,讲得真是淋漓尽致。仔细琢磨一下便可明白,霍去病这样的名将之所以是天才,就在于他身上那种过人的悟性,那种用兵的直觉和本能。这种直觉和本能是如此宝贵的天赋,以至于一个没有学过兵法的人,依然可以在战争中学习战争,靠个人的领悟就能制定出杰出的取胜方略。

  商业世界也是如此:有不少人,没有MBA学位,甚至没有像样儿的学历,但依靠过人的商业直觉与本能,加上非凡的毅力,同样也可以在商业中学习商业,做成超出常人的事业,就像马云。

  由此我们不能不得出这样的结论:在战场和商场,那些基本的原理确实是可以用花费金钱和时间的方式来学到,但过人的直觉、本能和悟性,才是现实中最稀缺的资源。

  如果人人都有这样的直觉、本能和悟性,估计兵法和MBA大概就真的都没有多少必要存在了。问题是,并非所有的人都是霍去病和马云。不得不承认,我们身边的大部分人,都只是中人之资。那么,我们这些普通的大多数,如何能够像霍去病或马云那样成功,哪怕是最低标准的成功呢?

  我们当然也可以自己去打拼,自己去摸索,自己去琢磨,自己去总结,一步步地积累自己的经验,但是我们会经历很多失败,遇到很多瓶颈,走过很多弯路,浪费很多时间与资源,最后突然发现,自己接受的教训,别人早就已经接受过多少遍了,自己总结出来的经验,别人早就已经总结过多少遍了。

  据说拿破仑被囚禁在圣赫勒拿岛时,偶然读到《孙子兵法》后大为感慨:“如果我早读过这本书,我就不会失败了。”

  这个故事是真是假,已经无从考据,但在管理教学的过程中,我确实经常听到学员讲这样的话:“如果我早十年听到这门课,那我就不会是今天这样了。”

  一个人的经验和悟性总是有局限的,天才恐怕也不例外。兵法也好,MBA教育也好,提供的大多是理论的东西,但理论的作用就是在无数人的经验的基础之上,总结出那些具有普遍意义的规律出来,让人可以更好地理解自己和所处的这个世界,以及背后的行为逻辑。兵法是揭示战争基本规律的,MBA是教授商业基本规律的,规律性的东西必然有其价值。

  但是,就像古人所说的那样:“大匠能与人规矩,不能使人巧。”法度固可以言传,妙法却必由心悟。照搬棋谱下棋,照搬套路搏击,照搬条令打仗,照搬MBA课堂学到的流程和模型来做管理,向来都是自我取败之道。MBA教育可以教给学员的大多是商业的一般原则和技能,但原则和技能的具体运用,却需要靠学员自己去领悟。没有人会只靠书本打仗,就像没有人会只靠书本管理一样。

  事实上,好的MBA教育像好的兵法一样,提供的不是现成的行动指南,更不是唬人的谈资和包装,而是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,提供思维的启迪,包括对现象的洞察力和对事务的判断力。一句话,提供的是活的智慧,而不是死的条文。

  这就要求MBA学员一方面要尊重和学习前人或今人的经验,以及在此基础上总结出来的规律,更重要的是要牢记“法有定论,兵无常形”的古训,把这些规律创造性地运用到自己的管理实践之中,并在实践中发展这些规律。用何去非的话,就是“不以法为守,而以法为用。常能缘法而生法,与夫离法而合法”。这才是MBA学习应有的境界,这样的MBA教育,才能真正培养出有用的管理人才。

  说起来,MBA有没有用,其实是一个伪命题。兵法也好,MBA教育也好,都是善用者生,不善用者死。我们固然不能因为历史上很多名将都喜欢兵法,就认为兵法是万能灵丹,包打胜仗;同样也不能因为有人学了兵法,却还是打了败仗,就认为兵法不但无益,反而有害。MBA也应该作如是观。关键是我们的商学院应该提供什么样的MBA教育,以及MBA学员应该学什么,应该如何学。

  你学,还是不学,兵法就在那里。你读,还是不读,MBA就在那里。你看,那位口口声声说MBA没用的马云,不也当起了湖畔大学的校长、招起了准MBA吗?


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,纯个人收藏,无商业用途,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