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谢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帮网恋的人,圆了一个梦...



谢谢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帮网恋的人,圆了一个梦...

七年前那部小说的后记,肖奈在婚礼前夜,粗暴地撕坏贝微微的嫁衣...
七年后这部电影的结尾,一笑奈何在落霞峰,温柔地搂在芦苇微微的腰间...

二零零九年,那年还没有iPhone的FaceTime,没有你丑先睡的花样直播,没有知乎陌陌的美女约么...

人们还用手指一个个敲出文字,仿佛萧红在信纸用墨水写下“君先生:”...

纯粹的让人心急。

贝微微从网吧出来,右手边的海报是街头篮球,左手边是跑跑卡丁车,芦苇微微在落霞峰用三个快捷键按出害羞的表情...

跑跑的连漂连冲,梦幻的抓鬼跑商,魔兽的“令人发狂”,还要算上大富翁的忍太郎....

我会心地笑了,人们从心里相信,游戏里面,是世界;
网线的那头,是爱情。


网恋的梦,谁都做过。

我羡慕张佳玮先生的爱情,也尊重默默安静的离开,甚至理解不可原谅的毁坏...
小说把网恋的故事写得有些简单,但是,我喜欢。

可能只有经历过的才知道贝微微对着车窗排练的紧张慌乱,知道在桥上见面时的尴尬局促,知道被送上出租车时那句“才刚刚在一起就要分开”的失落无奈...

而其中的酸楚难过,比电影,只多不少。

而隔着单向玻璃看他做题耍帅的期待心动,被她骑车闪过的窃喜跟踪,阴天的雨伞,晴天的单车...

这些,只少不多。

人们更多遇到的不是雪夜乘火车赶来的烟花飞舞,而是隐去“泡面”二字的红烧排骨。

之前读一个姑娘写到异地恋,她说,不等了,我也想做被呵护的公主,我也希望生病有人陪伴,我也想有礼物玫瑰。七年了,不等了,我也想两个人一起刷碗做饭。

七年的时间会被李笑来解释出一生,却解释不出爱情。

关于游戏,关于感情,关于那根抓不到的网线,电影拍的太美好,太简单...
用镜头拍了一个梦,很美。

我是个失败者,不愿意相信它是真的;
但假的,也很好。


本站部分资源收集于网络,纯个人收藏,无商业用途,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!